果煜法師文集 / 破繭而出 / 通塞與覺受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上一篇   |   下一篇  
通塞與覺受
業障的存在
業報身
別業與共業
通塞與覺受
呼吸的變化
痠痛麻
觀待痛
八觸
從正經到奇經
男女有別
督脈三關
任脈三關
頭部反應之一
頭部反應之二
大周天
氣之偏頗
業障現前
比丘常帶三分病
逆增上緣
著魔
小結
前已講及有關修定的理論和方法,故今再講有關身體的反應。前既說:修定乃為消除業障。然業障到底存在什麼地方,而我們又當從何著手,以去消除呢?常有很多佛教徒碰到什麼事不順遂,就說業障.業障,說了老半天好像他很懂得業障。但如詳細問之,其實他什麼都不懂;故業障,乃變成一種大而無當的遁詞。因此我們今天就來詳述:業障在那堙H及當如何去消除! 首先業障存在於觀念的混淆及心態的偏端。一個人不管造什麼業,基本上都是從觀念去造的。所以如觀念不正確的話,那要消業便不可能。因此我乃再三強調:真正的消業,唯從開悟堨h消。若謂開悟乃太遙遠了,故退而求其次,需從看佛書、聽開示裡去建立比較正確的知見及更純淨的心態。否則,連正見.正思惟都不相應,要消業也難矣!

故欲消業障者,首先得從觀念的澄清和心態的淨化裡去消。所以一個人打坐有沒有積效或功德?其實不是去問:他打坐時有什麼境界,或身體上有什麼覺受,甚至已入四禪、八定也。因為這些,等你下坐之後,便皆成夢幻泡影矣!且在現實的生活中,一點也用不上。故再好的覺受或境界,也頂多算一場好夢罷了。

但如果是觀念的澄清或心態的淨化,則在我們生活中,便時時刻刻、在在處處皆用得著。所以我乃再三強調:打坐不要在覺受上作功夫。因為觀念的淨化,乃與覺受了不相干也。有時候,我們連打坐了半年、一年,都未曾有任何好的覺受。可是個性急燥的人,卻不知不覺中已變得比較悠閒.安定。或者心態本很剛強者,竟已變得比以前溫厚.寬柔,故於處理人事上,就比以前圓融多了。

故觀念的澄清或心態的淨化,有時候是頓悟的,一剎那間就天旋地轉。有時候,乃如滴水穿石,慢慢磨透。所以業障的消除,還是當從當下的觀念.心態去轉化。因此誦經能消除業障嗎?拜佛能消除業障嗎?問題不在誦了多少經、拜了多少佛,而是它已助你轉變了多少觀念,淨化了什麼心態?

而這種改變,既自己可從反省中而明了,抑別人也可從其身心行為中而察覺出來。所以業障的消除與否?其實是很現實而可計量的,倒未必如某些人所說的那麼不可思議。

其次,業障又將呈現在身體上面。因為既眾生者,不出身心而已!而身心中又是互相影響的,心能夠影響身,身也能夠影響心。那麼就身體的業障來講,最明顯的就是官能的萎縮與氣脈的糾結。很多人生病了,然我們怎麼確認他生病了呢?就是從官能的萎縮而確認的。比如:眼睛本當可以看的,而現在竟看不見了,或看不清楚了;則乃表示眼睛有病了。同樣呼吸不順暢,乃表示肺有問題;或手不能握,腳不能行等皆然。於是且從各式各樣官能的萎縮中,去辨別生何種病?所以生病是業障嗎?是業障!但偏於身體的業障。

那官能的萎縮,又是從何而造成的呢?乃從氣脈的糾結而造成的。如果一個人氣脈本來通的,現卻變成雍塞不通;那官能就會變得萎弱,甚至麻木不仁。然由於打坐修定,能使我們本來已經阻塞的氣脈,慢慢疏通。而疏通後,原已退化的官能,就能慢慢恢復,甚至變得比以前更健康.更敏銳。所以一個人打坐,如坐得好。如經典上說,會有天眼通.天耳通等。因為既心能愈來愈細,且脈能愈來愈通,感官就能變得比一般人敏感很多。
然我們需如外道,刻意用氣功等而來調脈嗎?甚至常留意於有關身體氣脈的變化嗎?其實不必!因為我早已聲明:不可於覺受上作功夫。但這裡有一個觀念,須再詳加分辨,即是有關「業報身」者。

為什麼我們打坐,自會產生身體和氣脈的變化?依佛法所言,這身體乃是業報所成,故稱為業報身。因此在我們的修行過程堙A若不斷使觀念澄清了,心態淨化了;則既我們的業不斷在改變,故身也必對應著跟隨改變。而身的改變,乃從氣脈的變化而肇始的。

故何以有關氣脈的說法,道教和密宗的講法就不太一樣?為道教有道教的練法,而密宗有密宗的修為;既業不同故,氣脈亦自不等。所以即使原始佛教和禪宗,皆不強調氣脈.不著意氣脈;但還將有氣脈的變化。且這變化應是沒有終結的─除非你不再用修行去提昇它。

而一般凡夫之所以不能感受到氣脈的變化者,乃為他們的生命,本就只能在平面上作擴張或止息。於是因不曾提昇,所以不能對應有氣脈的變化。除非他生病了,他才感覺到身體有問題;但即使能意識到身體有問題,也不可能如實知道氣脈的詳情。所以凡夫不懂氣脈,是正常的;而修定者能略知氣脈的變化,卻是附帶的─不必在此多費心思。

但關於氣脈的通調。我們從道聽塗說中,往往會有一種錯誤的期待:以為打坐既能通調氣脈,則不管任督二脈、奇經八脈、甚至中脈等,反正該通者,皆通矣!工作即可終止。但我還是說:除非你修行不再進步,否則既身心是互相影響的;心若已提昇,身云何不跟著產生現形呢?

所以古德雖說:菩薩百劫修相好。然佛的三十二相.八十種隨形好,是他刻意修出來的嗎?我想不是!又不是愛漂亮,為什麼要刻意修相好呢?然而若照正法去修,既身心皆淨化已,形相自變得莊嚴相好。而且這種修為,應是百尺竿頭、更進一步,而沒有終結的時刻。故何止百劫修相好呢?
而業,其實還有別業跟共業的差別。於是因於從過去到現在,既眾生的業不斷在變化;所以這個時代眾生的脈相,乃將與古人有少許的不同。或者如張三與李四,雖屬同一個時代;但因別業的差異,脈相還將有所不同。因此我們寧可不要相信,任何有關「導引氣脈」的修法;因為這被誤導的可能,總比受其惠者大得許多。

所以我雖也提及氣脈的變化,卻不得不再三強調:告訴各位有關氣脈的變化,倒非要各位依樣畫葫蘆,按圖索驥去強求變化;其實不去管它,讓它自然變化,這反才是最高明的。因此在佛教的傳統上,包括原始佛教和中國禪宗,都不太奢言有關氣脈的問題─因為眾生的身見很重,如果又講氣脈的問題,恐將引起另一種誤導。

然這麼多年來,我歸納很多人所問有關打坐的問題,其實很多皆不過是氣脈通調過程,所顯現出的異象而已!因此如我們能對彼過程,有先前的了解。則才能用「平常心」去看待它,而更安心於坐。所謂「見怪不怪,其怪自敗」。否則,或自己胡思亂想,或因放不下而去找一些外道書來看。而那些書都會講得很絕然,於是最後必形成自我暗示的誤導。所以我似違背了禪宗的傳統,而多談一些氣脈的形相。但重點乃不在告訴你,氣脈將有什麼變化;而是若有任何變化,當用平常心去看待它。
因此今天的主題「通塞與覺受」,即是講在打坐的過程中,因於氣脈的通塞變化,而將產生種種不同的覺受。然而我所謂的「通」,不是一通永通,既通了,就一切沒事。即使不說氣脈,就像世間的道路亦然。其最初或只是羊腸小徑─也不能說完全沒路,只是狹小.彎曲,又顛簸得很厲害。而後來文明進化了,乃慢慢拓寬成大路,而名為「縣道」。如縣道還不夠寬敞,再拓寬成省道。而省道就是終結嗎?不見得。如我們經濟上許可的話,會再提昇以建高速公路。如此,道路的建設應是永無終結的。

同理,氣脈也不是通了,就一切沒事。其將一通再通,而使愈來愈寬大,愈來愈平順。就像蘇花公路一樣,本來彎彎曲曲的,非常驚險;而現在漸把這些彎曲的部份,打直了;且單行道變成雙線道,雙線道變成四線道。這才使交通愈來愈通暢。所以氣脈的「由塞而通」,最初也非全然不通。如全然不通,就必麻木不仁,甚至早死翹翹了。而最後,也非全然地通。我們只是不斷去提昇它而已!

於是在從塞而通的過程中,乃會產生種種身心的覺受。所以有覺受,是正常的;既不代表他有本領,也非因方法的偏端而造成錯覺。但是若能於覺受間,攝心內斂,而專注於方法;這才是更高明的功夫。以上前言,且說到此。故下面就來細述這些變化的過程:
首先講呼吸的變化。剛開始上座時,呼吸大致是比較粗重的。於是以粗重故,乃出入有聲而有所謂的風相與喘相。但如上座已久,呼吸乃會變得比較微細,甚至若有若無。而這種微細的呼吸,才是比較健康的。反呼吸很粗重的人,才是有病的。

這一點跟西醫的觀念很不一樣,西醫認為要健康,便要多作深呼吸。而中醫或瑜伽的觀念:乃認為氣愈細,才愈代表他的健康。為什麼呼吸會由粗而細呢?又因何氣愈細,才愈代表他的健康呢?其實這牽涉到氣脈通塞的問題。若脈愈通,則呼吸愈順遂,故呼吸乃變得更微細。其次脈愈通者,呼吸亦將由短而長─即每次呼吸所間隔的時間,將變得比較長。最後呼吸亦將變得更深。

我們看小孩子的呼吸,乃可吸到小腹,而稱為「腹息」。然何以中年之後,呼吸就變得比較淺,而只能吸到胸部呢?因為脈已漸漸雍塞。如年紀更大,連胸息也吸不到了,而變成「喉息」。於是以喉息故,呼吸就更粗,甚至會喘;故晚上睡覺也容易打鼾。如年紀更大,連喉息也不可能了,那就準備死翹翹吧!而在打坐的過程堙A因有助於養氣調脈,故能使原來不通的氣脈,慢慢疏通。故若安心禪坐,將使老年人由喉息變成胸息,中年人由胸息變成腹息。所以愈禪坐,人乃將愈年輕健康。

下面再講「胎息」,胎息就是以全身的毛細孔而呼吸。事實上,人本來就有毛細孔呼吸的,只是大部份人因所佔比率非常小故,還以鼻息較為凸顯。而毛細孔的呼吸,之所以所佔比率非常小,乃表示很多細微的脈已阻塞了。因此若於打坐的過程中,漸把全身較細微的脈慢慢疏通;則以毛細孔呼吸的比率將逐漸增加。於是鼻息,乃相對愈來愈細,甚至若有若無。因此鼻息愈細者,即意謂著氣脈愈順暢、愈疏通。於是細而又細,通而更通;最後毛細孔的呼吸乃能全取代鼻息,故鼻端即不再有息之進出,此即所謂「胎息」也。

而胎息後,有所謂「龜息」─即可在短時間之內,不需再與外界有任何新陳代謝的現象。以上不管胸息、腹息、甚至胎息,都還必與外界的空氣,產生代謝的作用;而何以龜息可不需要呢?我的說法是:因為這時新陳代謝的量非常地少,所以他已在體內所積存的空氣,就可維持蠻久的時間,而不需要再呼吸。這種情況就像一隻動物要冬眠前,都得吃得胖胖的;因此冬眠時,就全靠所積存的脂肪來維持生命力。而冬眠後,牠必然瘦一點;但沒關係,既從冬眠出來後,牠就能繼續飲食。或者如太空船亦然,能在短時間內,自給自足。

同理,若一個人修定修得好,他全身的新陳代謝可減少到最低程度;因此能在一大段時間內,自給自足。因此有一種說法:打坐,若入定太久,將使身體萎弱。從以上譬喻,這應可以理解。但沒關係,只要一出定,他即能很快恢復。因此一個人能入定多久,就看他新陳代謝的量,能降到多低?好像數學公式,可以計算得出來的。因為正常的話,在他體內所儲存的能量將消耗前,他就會自然出定。以上是講呼吸的變化。
下面再講到痠痛麻的現象。我們往往有一種錯誤的觀念:若痠痛麻,即表示身體有病態。然就我所知,痛等還是一種好現象。如剛才所說:若一個人氣脈竟完全不通,則唯麻木不仁也。而氣脈如開始要由不通而轉為通,才會有痠痛麻的現象。

因為脈何以不通呢?為那裡有邪氣滯留!而現在若要通,即得先用正氣而把邪氣逼出來。於是在逼出來的過程堙A為正邪交戰,所以才會產生痛。其實身體任何部位的痛,大致都是正邪交戰的現象。比如受傷了,為什麼會痛?因為受傷就會感染細菌,而我們的免疫系統─即正氣者,就有責任把細菌趕出去。於是在正邪交戰的過程裡,就會痛。同樣生病了,為什麼會痛?也為正邪交戰故。所以事實上,之所以「痛」,表示你還有正氣在。否則若正氣衰竭,必麻木不仁,甚至死翹翹也。因此這是另一個思考方向─痛乃表示:你還有本錢可以痛,還有正氣可以攻防。所以痛,其實是好現象。

因此在氣功上有所謂:氣攻病灶。什麼叫病灶呢?就是生病或受傷的部位。有時候我們打坐,乃會覺得身體有些部位在痛;而且這些痛的地方,又經常是你以前受傷或生病的部位。為什麼未坐前不痛,而坐後反會痛呢?簡單講:以前生病或受傷的部位,其實還未完全痊癒。所以或舊傷很容易復發,或舊病乃經常重患。從氣脈而言,也就為它的氣脈還沒完全疏通,故病根還在。然當我們正氣不足時,對這些未全通的部位─只要它還不致於妨害我們的生活,便只好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,因為我們還有其他事情待忙。

而當我們打坐時,因為既不作其他的勞務,尤其禪坐的姿勢:盤腿、跏趺坐,手結印,舌頂上顎,皆有助於養足正氣也。於是當正氣漸養足時,就有能力來處理以前未善盡其責的工作。所以千萬不要錯以為:那病本已好了,而打坐卻使舊病復發。所以中醫上乃有一句話:通則不痛,痛則不通。痛是從不通到通,所常伴有的覺受。因此一個人若能安心忍耐,而把痛熬過去,病反將能得到完全的痊癒。所以在觀念上,先要認定痛是好現象,才能更安心於熬痛的過程。

而其實每一個人都是有病的,只是病得嚴重不嚴重。如病得很嚴重,我們便得去看醫生,或在家休養。而若病得不嚴重,故還能繼續工作.生活,我們就以為它沒病了。其實你去檢查,還到處是病哩!如從氣脈來講,即有太多的部位不通。所以在打坐的過程堙A這些不通的部位,將慢慢凸顯出來。因此我們既要禪坐,便得先有心理準備才行:痛,是必然的過程。所以不必像很多人一直在問:我到那時候才能不痛?如果你這麼期待它不痛,則因心理的矛盾,反會更痛苦而已!到那時候,能不痛呢?其實我也不知道!但是愈後來的痛,便愈含糊而沒有那麼尖銳。因此在觀念上,首先得接受它。其次,在技巧上,我們也可用「觀痛」的方法,而使痛不致那麼矛盾.尖銳。
由於一般人對於痛,都是厭惡與逃避的,所以事實上,痛的真相為何?他也搞不清楚,只是一再覺得它很恐怖而已!然很多自一廂情願而想像其很可怕.很恐怖的對象,若下決心去看清楚後,則反將不恐怖矣!因此對於痛,我們何不換個心態─且來好好觀它,到底是什麼回事?

對於觀痛,首先有「拉近地看」:我們且不要只含糊地說「腿痛」,而要詳知是腿的那個部位痛,是腳踝痛?還是關節痛?若是腳踝,又是腳踝的那條筋.那塊肉在痛?這好像用顯微鏡去看,以將解剖得很仔細。於是當專心看.仔細看時,其已消除了對立矛盾。所以即使痛仍存在,卻只是痛,而不為苦。不苦者,為心理已沒有矛盾也。

其次,有「推遠地觀」─即把痛儘可能客觀化。不要老是想:我痛.我痛。痛是它痛,是腿痛,是腿的腳踝痛;而非我痛。儘可能把身體、腿、腳踝,當作另一個對象來看。於是雖能看得很清楚,但卻與我了不相關。

最後如果還是痛得受不了,我且建議:寧可換腿而非放腿。換腿就是本來乃盤右腿,現改換盤左腿。而不要痛到忍無可忍時,便兩腳一踢,放腿下坐去也。因為既下坐,就散氣矣─故當然就不痛了。但若再上坐,又得重新養氣。事實上對於痛,能忍得愈久,對於脈的疏通便愈有效。故若能一次忍到不痛,這個關卡便已過了。因此即使很痛,也寧可換腿而不要放腿─還是繼續坐吧!
除了呼吸的變化,和痠、痛、麻的現象外。在《小止觀》另有所謂八觸─即痛、痒、冷、煖、輕、重、澀、滑等。痛癢已如前述,至於冷煖、輕重等,有時乃覺得身體比較溫暖、比較清涼、比較輕快,或比較沈重。或呼吸的順暢,氣脈的通調;或呼吸不順暢,氣脈不通調。甚至悶脹、搖動。以上種種現象,對一個以打坐用功的人來講,真是家常便飯!但大致來講,這些現象都是脈從塞而通的過程中,所經常有的現象。所以不必在這些現象中迷失了自己:或害怕了,而不敢再坐。或太舒服而執著已。因此我還是一句話:以平常心而繼續坐。既知道這都是過程,就不必大驚小怪了。

氣脈的變化過程,大致是由表而堙C以身體而言,身有骨、有筋、有肉、有皮;而且以皮肉為表,筋骨為裡。故脈最初的通調,大致是從表皮開始的。而後繼續禪坐,才能由皮而肉、由肉到筋、從筋到骨,再由骨入髓。而氣在表脈時,是比較沒有規則的─很容易隨觀念的參差或情緒的起伏,而起變化。但當漸入筋.骨.髓後,才能愈來愈有規則,也愈來愈穩定。

若表層的脈─即皮肉之脈,皆通調已;則會有「氣沉丹田」的覺受─氣從丹田出發,循行一周而再回到丹田也。而此時的身體,也應比原來更健康才是。
在中醫上乃講到:有「正經和奇經」的差別。正經有十二脈,乃對應於五臟六腑─若加上心包,則為六臟六腑。而奇經,古來且說有八脈。然何謂正經呢?依我的看法,循行於皮肉之脈者,為正經。而深入骨髓之脈者,為奇經。所以一個人在通調氣脈的過程中,應是先通調正經,再疏理奇經。故若正經的十二脈,已調理好,才能氣沉丹田。而氣既沉丹田後,才能進一步從皮肉入筋骨,而有奇經八脈的變化。

對於奇經的通調,一般是從任督二脈開始的。何謂任脈?乃指我們胸前的脈─即從下顎的廉泉穴,到喉嚨.胸前.腹下,直到丹田為止,皆是任脈也。而督脈者,乃背脊中央的脈─即從丹田,下繞過會陰,而直上脊椎,過頸部.上頭頂,而再下達鼻樑下的「人中穴」間,皆稱為督脈也。於是不管從背之督脈而上,到前之任脈而下;或從前之任脈而上,到背之督脈而下,皆能完成一個循環。而此即稱為「任督小周天」也。
對於任督小周天,因男女有別,故反應的次第略有不同。以任者,妊也,故與生育有關係。在中醫上謂:前面是陰,背後為陽;所以任脈是陰脈,而督脈是陽脈。故有關奇經脈相的變化,女眾乃從任脈開始,而男眾則從督脈開始。

故男眾者,乃從氣沉丹田後,再往下繞過會陰,而後再由尾椎,沿著脊柱,再慢慢往上直到頸部.頭頂,然後再從前面下來,直到丹田。而女眾在氣沈丹田後,乃直接往上,故經胸骨,肩胛,再轉往頭部。於是在完成小周天前,便有幾個特別難過的關卡。
首先我們講督脈三關。在督脈中有三個最難過的關卡,即尾閭、夾脊與玉枕。首先尾閭關,就是在尾椎的地方。因為氣從丹田,以下會陰,再上尾閭時,卻碰到骨頭。所以尾閭這一關,很不好過。若尾閭關不過的話,氣便只好下溢;故將在髂骨.大腿間亂竄,很不穩定。

其次有夾脊關,夾脊在什麼部位呢?大致是兩邊肋骨最後交接的部位,亦即是中醫所謂「脊中」的穴位。如夾脊關不過,則氣沿脊椎,只走到一半,便堵住了。於是以上半截氣不足故,便彎腰駝背。即使刻意用勁將它挺起來,但不久,它又垮下去了!這乃必花很多時間才能過關的。而氣既過夾脊,則禪坐時不必刻意花力氣,上半身即能自然挺得很直,而不會不久又垮下來也。

最後者玉枕關,玉枕就是我們睡覺靠枕頭的地方,也就是後腦的部位。於是因於玉枕關未過,頭部氣不足,就會老是頹頭喪氣,甚至昏沈無記,不省人事。以上是督脈三關。
其次,再講任脈三關,即鳩尾、大椎與玉枕。首先鳩尾關者,乃胸骨跟肋骨交接的地方。如果我們看解剖學,此鳩尾的部位,乃像一把匕首,倒插入胸懷中。所以當氣從丹田直上鳩尾時,卻碰到了那像倒插匕首的骨頭,於是胸中悶痛.鬱卒得很。很多女眾都將碰到這樣的問題,而且這胸悶,不是只悶幾個小時、幾天而已!有時候要悶上幾個月、半年,甚至一年。你若去看醫生,他也能診出很多病來;但就是怎麼醫,也治不好。原因無它,解鈴還歸繫鈴人,既是禪坐惹起的症狀,還歸禪坐去調理。所以還是安心忍耐,繼續坐吧!

其次有大椎關。據我所知,女眾氣從胸前上後,非直接更上頭頂,而是將由鎖骨而轉到背後的肩胛骨,再由肩胛而入脊椎。然後才由脊椎而上昇至頸部.頭部。於是在脊椎與後頸的交接處,乃有一個突出的椎骨,中醫曰:大椎穴。而大椎也是蠻難過的一關,於是為大椎不過,故肩膀老覺得吃緊.沉重。而大椎之後,即再上玉枕關和頭部。這是任脈三關。
於是不管男眾.女眾,都得經過玉枕這一關。而在未上玉枕之前,氣多積在肩部及頸部。由於氣不能上頭部故,就會產生昏沈跟健忘的現象。而昏沈者,更將昏沈到連自己都不知覺的地步;於是上座未久,便已彎腰駝背.垂頭喪氣。根本用不上方法。

且在平常生活中,還頗健忘。很多事情一下子就忘掉了,不刻意記的,一定記不起來;雖刻意記的,還經常缺三漏四。所以有時候,我們不免懷疑:修行不是當愈修愈有智慧嗎?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。其實不必狐疑,因為這只是青黃不接的過程而已;若氣順暢了,便能變得更聰明些。

如一個人的氣,終於能過玉枕關而上昇至頭部,則是否就「柳暗花明又一村」了呢?不!我們的頭脈非常複雜,故還不是上得去,就能下得來的。於是以上得去、下不來,氣積在頭部故,就會產生失眠的現象和瞋慢的心理。

此之失眠者,即晚上妄想雜念特別多而睡不著覺,有如喝茶後失眠一般。可是雖睡不著覺,第二天的精神還是非常好。所以若晚上睡不著覺者,可能為氣下不來故。於是可以禪坐,而使氣下來就能睡著也。

氣積頭部,為什麼瞋慢心會特別重呢?因一個人如生氣的話,則以氣往上衝故,會臉紅脖子粗。反之,如氣積頭部,也將使瞋心比較重。所以有些修禪的人,似瞋心很重;其實這也是過程而已!而同樣對慢心重的人,我們常說他:眼睛長在頭頂上。其實不是眼睛長在頭頂上,而是為氣積頭部故,所以慢心會比平常重。
以頭部的氣,其從腦後至面前,還有許多關卡。故於過程中,乃將有許多異於平常的覺受:如頭頂不通,會覺得頭很悶緊,悶得像孫悟空戴著金箍咒一般。氣若要通過眉心,而眉心又不開,乃覺得那裡像掛上鉛錘一般沈重。如氣滯留耳部,會有耳鳴.失聰的現象;或者因氣流竄,則會產生幻聽。同理,如氣滯留眼部,則眼球內的血絲,會比較紅,好像瘀血一般。甚至在此期間,每朝醒過來,都將發覺眼屎比平常多。如因氣流竄,則會產生幻視。

如氣已到達鼻端,故上段通了,而下段未通;則鼻涕將流個不停。除非你繼續坐,坐到下段也通了,這鼻涕便倏然而止!否則,可能整天都在流,真恨不得拿個塞子塞住算了。同樣氣將通過牙齒時,乃覺得牙齦好像發炎了。而氣將通過舌頭前,乃會覺得舌頭頗為僵化,故連講話都不太流利。

所以這些異態,不知者將以為是病態,其實乃常態而已。因為從來就沒有一個氣脈完全疏通的人。因此打坐會著魔嗎?其實也只是一般的過程而已!或者如俗謂的「走火入魔」,何謂「走火」呢?其實乃為氣走岔,而入旁道去了。而氣為何又會走岔?其實也為觀念的偏端而誤導它,它才會走岔的。
於是如一個人,或從督脈到任脈,或從任脈到督脈,已反覆通了好幾回。這在道家上有一個專有名詞,曰「倒河車」。而經倒河車者,任督二脈的疏浚工作,才大致告一段落。這時候即謂:已完成小周天也。

如一個人已完成小周天了,則會往手腳的脈,去繼續疏通。這更循行於手腳的脈,在道家稱為「大周天」。因此俗謂的奇經八脈,若任督,乃唯指小周天。至於其他如陽蹻、陰蹻、陽維、陰維等脈,便與大周天有關係。當然詳細的脈相變化,還很多很多;但卻不是我今天所要講的重點,而這些對各位的用功,也不相干。故各位只要掌握一個大原則:就是有任何異象,唯不管它、繼續坐。即能「山窮水盡疑無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」。反之,若把脈相講得太詳細了,或將有自我暗示的誤導。
相信各位聽到這裡,應大致可以了解:因於通調氣脈的過程,所以氣在身中的分佈,便不是很均勻而是有某些的偏端。因為氣脈的疏通,通常不會左右開弓而同時進行。可能是從左邊開始,而待左邊疏通了,再通右邊。所以有時候,我們見某些人打坐身體總是傾一邊。如為之矯正後,過一段時間乃發覺他又傾過去了。然過更久後,卻可能正直了,甚或已偏向另一邊。同樣氣如為了疏通頭部,這時大致是偏上的;如為了疏通任脈,乃偏前也。因此除非脈完全通了,氣才會上下、左右完全平衡,否則多半是在偏端的狀態中。

然因於氣脈的偏端,也會連帶產生心態的偏端。首先若偏下者,多貪卑。氣從下沉丹田到打通尾閭關之前,大致是偏下的。而貪者,甚至包括色欲、淫慾。反之,氣若積聚頭頂,乃偏上而瞋慢。又偏前為陰柔,偏後乃陽剛。甚至偏左偏右,都會有不同的心理相狀。

因此如我們打坐時,乃發覺:當下的妄念中,乃多貪欲。這時你不用緊張,更不必慚愧。只繼續坐,便能讓它物極必反,而轉向上。於是剛才還蠢蠢欲動的妄念,乃如春夢了無痕。所以很多時候,於打坐間竟現起未曾有的妄念,這大致是跟當時氣脈的偏端有關係。

當然未必每個人皆能對自己的氣脈,這麼敏感─事實上,也不需要。可是還得對自己心態的偏端,很敏感。否則或將隨著這偏端的心態而去造業。於是舊業未消除,新業又造作了;奈何愈修行,反愈退步呢?
但我們也不要為害怕偏端、造業,而不敢打坐。因為事實上,眾生總是在造業的。然在不修行時,業障還不顯現;反道是愈精進修行,業障才愈現行得厲害。所以一個有正知見的行者,不是求業障不現前;而是期業障早日現前,而能用正知見去對治.消除。

何以謂:修行要有善知識指導?其實如就方法而言,倒未必有什麼離奇。而離奇的是:眾生竟有這麼多古怪的業障。於是在業障現前時,若自己未能察知,或雖察知而作不了主!這時便需要善知識的棒喝。故善知識者,不是常給他甘露灌頂或甜頭吃;而是在逆境現前時,能幫他迴向到正道而已。

所以有善知識依靠,當然最好。否則應參加共修,期以大眾的力量,互相提攜.照顧,庶幾能於菩提道中,走得更安穩。否則,一個人孤軍奮鬥;除非知見非常穩固,也除非對自己的心態非常敏感。不然或業障現前,自己還不知道。於是乃為修行,而造更重的業。

其實,世間相本來如此。如曰: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。或謂: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。為了成就更大的圓滿,乃必付出更多的代價與風險。所以不修行,業障還不現前;反是愈修行,業障愈現前得快。
所以這觀念,乃與淨土宗者大不相同。以淨土行者多認為:既學佛後,當得佛菩薩的感應,而事事吉祥安樂。可是即使於事事如意的當下,你的業障卻未必消已。因此吉祥安樂.事事如意,反將造成錯覺。

然我的意思,也非業障乃有一固定的量─就像我欠別人三十萬錢,故得一分分去還;而還到最後全還清了,才消除業障。因為業障的消除,還得靠正知見去轉化的。這就像一個人生病了,不是病久了,自能痊癒;而是要靠醫藥調理,病才會好。同理,業也不是現行過,即可消;而是要用正知見和修行去調伏,業才會消。因此我們當反希望,於正知見還分明時,於還受善知識保護時,業障早現行而能有效地去對治調伏。

因此俗謂:比丘常帶三分病。而這病,不只是身體的病,也包括心理的病.業障的病。比丘乃為精進修行故,才使業障現前。所以我們不必疑惑:怎麼愈修行,愈不成樣子了呢?有人說:何以比丘常帶三分病?乃替眾生挑業障也。其實,連自己的業障都還挑不起,怎有能力替別人挑業障呢?

但是我還得聲明:是三分病,而不是七分或八分。三分表示雖有,但還不至於嚴重。故即使身體有些不順遂,還是可以照常生活.修行的。而不是身體有些異樣,就急著去看醫生;如你真的這麼嬌生慣養,就一輩子看不完了。在佛教界中很奇怪,許多出家眾特別愛看病;常自看病還不夠,還要呼朋招伴,儼然像個看病團。他們為精進修行故,而使病障現前嗎?誰知道!但是觀念不清楚,必是看病的主要原因。

要知道,生小病是正常的。而你如果不管它.繼續坐;則雖這個病消逝了,卻又愆生另一種病─因為業障不斷現行,故始終有身心不調適的地方。但再怎麼不調適,也不過是三分病而已!同理,若是心理的偏端,當也只是三分,而非七分或八分。所以當還能自我節制,而不致於造業生隙才是。

各位知道:我是很少看病的,但我天天就那麼舒服嗎?不見得!但是我有自知之明。所以如碰到不舒服了,我的原則就是繼續坐。坐到這一關過了,再等下一關。而沒有其他的絕竅。所以雖「比丘常帶三分病」,但如前所謂:一切痠痛麻,其實都是好現象。故能從正知中,安忍以過。
所以對於禪坐的過程,我乃要強調:不以覺受論功夫。很多人往往會有一個錯覺:以為若禪坐有進步,當愈坐愈舒服,而時時刻刻法喜充滿。其實如果一切順遂,倒意謂著你沒有進步。因為既用功,一定會把舊的業障挑出來。而既業障已挑出來,就會產生一些身心不順遂的現象。故不順遂,卻非代表我們退步了。

所以既不要以為覺受壞了,就是退步;也不要以為覺受好了,就一定是進步。或問:既不能以覺受論功夫,那我們當怎麼辦?很簡單,唯繼續用方法,直到入定也。其實本來就不用搞清楚,我到底是進步,還是退步?因為「功不唐捐」嘛!只要如法用功,自然水到渠成。

而有時候,雖覺受愈壞,愈反是轉機的關鍵。就以痛來說,如剛開始只是悶痛,還不算真痛。而到最後,竟像拿著針、用著錐在那兒反覆衝刺。這痛已逼上極點了,然就因逼上極點,才得為轉機處。因為能熬過此點,脈就能漸通矣!

因此愈是困逆處,反愈需要堅持。若心煩而不想坐,即更要坐。若痛至不能忍受時,還更需忍耐。因為若修行能如期待中那麼順遂,則大家必早就成佛了。所以在愈困逆處,還得靠我們的信心和毅力,才能堅持下去。
最後我們再來回顧「著魔是什麼?」雖論典上曰:魔有煩惱魔、天魔、死魔、五蘊魔。然對很多初學者而言,天魔還看不上眼,懶得找你哩!故魔還非天魔。至於死魔,當還未至。故所著的魔者,且非外在的魔,而是身心本有的業障。所以你用不著去急著翻《楞嚴經》,看有什麼天魔?倒是當時時的自我檢點:正知見是什麼?而我當下的身心狀況又為何?

以心有執著,故才成魔;所以曰「著」魔。因此我們乃不需要去辨明:什麼境界是魔?什麼境界是佛?其實任何境界,都可能是魔,也可能是佛。但看你的心態著不著迷。

那著不著又是從何而起的呢?從我們的欲:有欲才有著,無欲則無著。在佛法上有一種說法,但很多人卻沒有注意到:天魔乃住在欲界的最高天,名曰「他化自在天」。此即隱喻:若還在欲界,還有欲望,即逃不出天魔的掌中。因此降魔者,不是去降外在魔,而是伏內在的欲。能內無欲,即外無魔。因此初禪以上,即能不受魔的干擾。
修定講到這裡,我們且作個小結:雖身心是互相緣起的,故必有身體的變化和氣脈的通調。但對真學佛者,尤其是學禪的人,當確切把握「心為本,身為標」的原則而來修行。我們要從調心中去調身,而不要從調身裡去調心。相信大家都聽過,打牛跟打車的比喻:如車子不行,你是當打牛,還是打車呢?當打牛才是!

雖道家常批評佛教:只修性而不修命。其實既性命是互相緣起的,則修性就等於修命。就像剛才所講:菩薩何需刻意去修相好莊嚴呢?因只要把心修好,即自能相好莊嚴。同樣對一個修定者而言,雖不著意於氣脈;但只尊照調心的原則去修行,即自能調脈也。

除非身脈的障礙太大了,以致防礙了修心的主題;這時才需要用一些特殊的方便,來調身脈。這在中國禪宗講的很少,反是道家和密宗,講得較多。但即使不知道,也不為過。因為在關鍵時刻:最重要的還是靠信心和毅力,才能否極泰來。所以我即使也知道一些道家或密宗的修法,但還從來不用。好!今天有關修定調脈的部份,且講到此!下次再講修觀、證慧的問題。
果煜法師文集 / 破繭而出 / 通塞與覺受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上一篇   |  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