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煜法師文集 / 力挽狂瀾 / 問世間情是何物之一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上一篇   |   下一篇  
問世間情是何物之一     87.8.9
問世間情是何物之一
以無明.愛欲為生死父母
情的分類
四生之類
狹義的情
佛洛伊德的性本源說
從生物學觀點而探討之
生物的動機
雄蜂的生死
鮭魚的生命形態
小結一:情將何務─繁殖後代也
撫養的需要
撫養關係
單親撫養
單彩鯛
雙親撫養
配對季節
配偶的固定
小結二:人類以固定配偶故,建立婚姻與愛情
自我擴張的迷惘
關雲長夜走麥城
繁殖的目的
人類的繁殖過度
對已結婚者
對婚外情者
夫妻之間
第二春與自我實
修行的轉機處
乍看之下,這題目似與禪坐沒有直接關係;可是因與生活的關係非常密切,故處理不好,必將有礙於禪坐用功。對這問題,我在兩三年前,曾有比較深刻的體認;尤其這問題在目前的社會中,還日益嚴重哩!所以今天就借用禪一的因緣,把這個問題作較通盤的說明。

其實這對我而言,倒將說成「情將何務?」。「情是何物?」與「情將何務?」有什麼差別呢?有很大的差別!以一般人講的「物」是靜態的,它被放在那裡;像這個杯子,因有人作它,有人用它,故得成形與作用。反之,若你不去用它,它就不得起作用,對不對?故物是靜態的,或被動的。

而務者,是動態的。所以不是我們去找情,情才顯現出它的存在與作用。而是我們本與情,凝結在一起;既一起出生,也一起成長。在生命的過程中,不斷地與我們身心有互動關係,所以它從來就是動態的。

情既是動態的,故有所從來?亦有所從去?且在來去之間,有它將達成的目的,或欲完了之任務。簡單講「情將何務?」,即問:這情,要把我們帶到那裡去?或它將完成什麼任務?而這「帶到那裡去?」是你帶它,還是它帶你?其實以緣起觀念來看,根本不知道誰帶誰?總而言之,從無始以來就糾結在一起。
在佛經上,講到情的部份雖不多,可是卻很直接了當:眾生無始來,以無明、愛欲為生死父母。無明是眾生生死之父,而愛欲乃眾生輪迴之母。為什麼說:無明是父,而愛欲為母呢?因為無明乃代表著理的迷惑,故理智者歸屬於父。而愛欲乃對應於情的糾纏,故情結者歸屬於母。

因此禪宗上有個公案:有人問老和尚『父母俱亡,當如何呢?』禪師回答說:『一時埋卻!』這好像是說:既父母都死掉了,當得為他們收捨寒骨。但這樣的問答,連一般人也會,何足為禪家機鋒呢?

其實問者乃謂:「既已斷除無明愛欲後,當如何保任?」而禪師回答「一時埋卻」者:不只須把父母埋葬,而且連你這個兒子也須一時埋卻。因為既斷除無明愛欲,即是大悟徹底的人;而既大悟徹底,即無我相.人相.眾生相.壽者相。既一切相無,那你還窮聒噪什麼呢?根本就不需要問了嘛!而既問東問西,乃表示其雙親未亡哩!

所以對於「情將何務?」我們可以簡單說:情者,乃為助成.促成輪迴的工具爾。因為有情的牽連,有情的瓜葛,所以助成眾生再造輪迴的業,再受生死的報。所以在經典上,有將情者,稱為「使」也。它嗾「使」你.指「使」你,以完成它的「使」命!而它的使命是什麼呢?繼續造業輪迴而已!這是對情最統觀的說明。
但以下,我們且把情作簡單的分類:廣義的情,就是分別取捨心。在世間中,我們若覺得有屬好的,有屬壞的;有的美,有的醜,這就是分別心。而狹義的情,即指現世中的男女愛情。

相信各位都很清楚,在佛法裡有所謂「十二因緣」,從無明.行.識而至愛.取.有。此從愛而取,因取而有,即是剛剛所謂:情乃分別取捨之心。從分別好壞美醜後,我們便希望得到好的而捨掉壞的,佔有美的而避開醜的。於是從這取捨心,而發動三業:身業去做,口業去說,意業去思維。這三業既造,則成為「有」─不只當下有,而且會延續成後來的有;即從果報而產生後期的生命,所以從愛取有而有生死。這生死乃從過去生到今生,從今生到來生,生生世世不斷巡行下去。故稱為因愛取,故有生老死。以上十二因緣,我想大家應該已蠻熟悉的。

同樣如從狹義的情,來看「愛取有」。則愛就是指愛情,取乃指嫁娶,所謂「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」。至於「有」是什麼呢?我的解釋乃指繁殖後代。剛才講:因今有而延續後有者,今有是指建立家庭,而後有乃生產下一代。於是從代代繁殖中,而顯現其生死輪迴的現象。

以上主要是從愛取有,來看狹義的情和廣義的情。故我們可得到一個結論:廣義的情和狹義的情,乃是相輔相成的。從廣義的情而分別取捨造業,以造業故輪迴。而不斷輪迴的生命,乃是從狹義的情而繁殖出來的。所以既因繁殖而助長輪迴,也因輪迴而更需要繁殖。
當然如從佛經來看生殖現象,經上說眾生且有四生:卵生、胎生、濕生、化生。卵生我們比較了解,就是很多動物都是先產卵,再孵化成個體。胎生,比較高級的哺乳類動物,都是胎生的。濕生,則指一般低等動物如昆蟲之類,都是先在水上產卵而後出生。至於化生,經典上謂只地獄和色界以上諸天,得不經過兩性關係,而直接化生。所以雖不得謂:一切生命,必得經過兩性關係才能生殖。但是我們從人眼所及的生物界裡,生命大致是須經過兩性的和合才能繁殖的。

簡單講到這裡,佛經裡面主要講的情,還是多指廣義的情。但因一般人所感受到最刻骨銘心的情,反是狹義的男女愛情。所以今天先從「男女的愛情」講起。
有人說:愛情很偉大,其乃一切文藝創作的泉源。君不見:市面上的流行歌曲,十首裡面乃有九首是情歌,可能比例還更高;故如果沒有愛情的話,這些歌曲就創造不出來。同樣我以前也一直覺得悶訥:為什麼拍電影時,一定要有男主角和女主角呢?到目前為止,我只看過一部電影,只有男主角而沒有女主角!其乃「桂河大橋」也。而剩下的,都是有男有女。前一陣子,電視劇演「關公」,關雲長在三國演義裡倒無任何有關愛情的描述;而電視劇中卻硬說他與貂嬋,有戀慕之情。為什麼一定要扯上愛情的情節呢?因為這才是人所最感興趣的。
至於其他的文學.美術.音樂等的創作,也大都跟情有直接或間接的關係。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,愛情的影響力真是廣泛無邊,無微不至。因此在二十世紀有一位心理學家,名"佛洛依德"者,便提出一種理論─性本源說。他認為人一切行為的動機,都跟性有關係。他有幾本代表作:像「性學三論」「夢的解析」「圖騰與禁忌」,都是從性的觀點而詮釋一切行為的動機,夢的徵兆,甚至有關宗教的神話。當然也有人,不認為愛情有這麼廣泛,可是佛洛依德確實提出了很多證據。所以即使愛情不是唯一的,可是這影響力還是相當大。
但是對於「情是什麼?」我們卻不應該去問那些文藝作家或愛情歌手,為什麼呢?文藝作家本就是喝醉酒的人,才會寫出那麼多美麗的詩篇。像中國最有名的詩人:李白,好酒不下肚,好詩不出爐。酒喝越多,文章寫得越豪壯瑰麗。而既喝醉酒的人,怎可能覺悟世間實相?同樣,愛情歌手者,既當局者迷,也不可能真識得「情為何物」?

西方在佛洛依德之後,又有一位社會學家,名"佛洛姆"者,寫了一本屬名為「愛的藝術」的書,不知道各位是否看過?愛的藝術還是從西方的觀點而說:愛情很偉大─這愛,不限止男女之間,其範圍蠻廣的,既包括父子.母女.兄弟.朋友之愛,也包括對神的崇拜,甚至對大自然的欣賞.歌頌等。因為西方人的觀念,本都不出「自我中心」的窠臼;而只有從「愛」中,才能突破自我的枷鎖,而去關心對方,尊重對方,和接納對方。以佛洛姆的說法,雖已突破自我的枷鎖;但以佛法來看,若自我的軸心還在,則再怎麼突破,終究是有限的。所以他對情的了解,還是不究竟的。

那麼我們當去問宗教家,尤其是佛法.禪學對情的看法嗎?這一個人如果有意願,當可從佛經裡蒐集到相當多的資料。但是我今天卻不打算從宗教的立場,而講「情是何物?」。因為我若這麼說,別人必先入為主地認為:你們說來說去,就是那一套;既套自己不夠,還想來套別人。

故我今天倒要從另一個歧異的觀點─即生物學的立場,而來探討情為何物。因為人即使自詡為萬物之靈,人還逃不出生物學上的基本定律:比如人一生下來,就得要吃;今天即使食譜怎麼變,變來變去還是要吃嘛!而吃後消化了,也是變成屎也。科技再怎麼進步,這可能改變嗎?又一切的生物,本就是有生就有死,人能改變嗎?不可能!所以我今天,主要是從生物學的觀點,而來看「情是何物?」
一般的生物,不管是低等的.高等的,或者乃號稱萬物之靈的人類,都有兩種最基本的動機:第一.維持個體的生存。我們為什麼需吃飯?為什麼要穿衣服?食衣住行等資生之具,就是為維持個人生命繼續存在而必備的;其次,要居安思危,要逃避種種危險等。所以為了維持個體生命的存在,下至螞蟻尚且偷生,上至所有的人都想消災延壽.長生不死。第二.延續種族的生命。譬如蝴蝶必須繁殖蝴蝶,螞蟻必得繁殖螞蟻,而人當然得繁殖更多的後代。所以每一種動物不管意識或無意識,都潛藏著這兩種生存的動機,而從此動機中更支配著牠一切的行為。

以上兩種生存動機。事實上,「延續種族生命的動機」還比「維持個體生存的動機」還深沈些。因為個人的生命必不免死亡,可是種族的生命一定得延續下去。所以當個人的生命跟種族的延續起衝突時,就會有「捨生取義」的事件發生。

所以母愛很偉大,一個母親為了保護她的下一代,寧可犧牲自己。然而母愛,乃不限止於有道德意識的人類。一些較高級的動物,如鳥類或哺乳類,也有類似於母愛的行為。說白一點,母愛為什麼存在呢?這可未必是什麼偉大的道德情操所激發,而是延續種族生命的動機所使然。因為如果一個母親不珍愛她孩子的話,這孩子可能一生下來就要死亡。尤其是越高級的動物,既扶養期越長,即越需要母親的照顧。因此我們可以說:母愛的偉大,不是出自於個人的動機,而是起源於生物學上的基本定律。在生下來前,就被設定好了,其根本不知不覺地就去實踐了它。

同樣「捨生取義」,也是為了成全族群的生命。所以有些平日貪生怕死的,可是到了那個場合,他還是毫無疑慮地取義成仁了!為什麼呢?其實,不是他個人選擇的,而是整個生物學的動機,或者眾生的共業,選擇了他,他就不得不去犧牲。而在選擇的當下,其根本沒有反省的機會,想:我去或不去?怕或不怕?所以「捨生取義」還是很偉大;但偉大的,不是赴諸行動的那個人,而是背後操作他的共業動機。

以上我乃為證明:延續種族的動機,其比維持個人生命的動機還深沈些。然現代人都不覺得,因為現代人都更為「自我中心」─偏從自我動機來推愆行為,這跟人口繁殖過度,有連帶關係。在以下裡,將作更詳細的說明。
下面我再舉幾個實例,以說明:延續種族的動機,其比維持個人生命的動機還深沈些。第一是雄蜂的生死:

各位知道,蜜蜂的族群共有三種生命型態:第一是雄蜂,第二是工蜂,第三是蜂王─即雌蜂也。工蜂從生下來,就註定要做工的:或每天忙著採花蜜,或打掃蜂巢內外的清潔;或警戒於蜂巢四周,以防患敵人的侵襲。牠們的生命過程,乃與「性」毫不相干。而蜂王者,主要的工作就是交配.產卵。那雄蜂呢?雄蜂一生中,只有一事可作,就是等著與蜂王交配。但在交配過後,各位知道嗎?也馬上就被蜂王螫死。

工蜂的生命週期,聽說有二十八天;於是每天都有工蜂死掉,也每天都有工蜂新生。所以蜂王天天都忙著交配.產卵。這也就說,每天都必須有雄蜂去交配.去送死,今天死了某甲,明天又等著某乙受死。我們不將懷疑:牠們是這麼無知,還是都這麼勇敢?明明看著前者一隻隻死了,自己還不跑路?如果是你,你逃不逃?或者交配不交配?其實對雄蜂而言,可能連意識的機會都沒有,因為上帝在造雄蜂時,已經這樣設定好了,於是牠們便按部就班地送往枉死城,雖不知何謂圓滿?但也一無缺憾!
下面一個例子是鮭魚的生命型態,鮭魚是一種很奇怪的動物,到現在為止,連生物學家都還不明白牠的底細。僅知道:牠們都在河川的上游產卵.出生,等略長大後,就順流而下直到大海。而待鮭魚長大成熟後,就開始逆流上溯,欲回到老家。而逆游上溯有時候是非常辛苦的,像碰到急湍或瀑布,必鼓足氣力勁往上衝。當牠百折不回地衝到老家時,也就精疲力竭了。

於是牠們使盡最後一點力氣,趕快交配.產卵。而產卵後,大概兩三天內,雌雄雙方都會變色而死亡。當鮭魚死亡腐化後,新的鮭魚又誕生了;於是初生的鮭魚,乃以父母的遺體為最初的口糧。在鮭魚拼命往上溯時,牠可知道:其正往什麼地方去呢?明眼人會說:你只是一步步邁向死亡的陷阱。但是牠們或許不知道,或許知道也無轉折的餘地。至少千百年來,牠們總是這樣地生生死死。

一定要回老家,才能繁殖後代嗎?老家的方位,又如何刻骨銘心地印在記憶體內?否則其何能在千山萬水間,辨識自己的源地!云何交配.產卵後,必得很快死亡呢?沒有人能回答這些問題!也許如老子所說「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」。既上帝已設計好,則牠們只有被擺佈的份。知道等於不知道,選擇還歸不選擇。

以上略舉雄蜂的生死和鮭魚的生命型態,乃為證明:種族的延續還是比個人的生存更重要。不管當事者,知道或不知道,意願或不意願,至少這是生物界上普遍存在的定律。
以上所說,若各位能接受的話,那「情將何務?」便很明確了。這情,既包括小昆蟲或小動物的求偶.交配,也包括人類的愛情.婚姻。有關情的種種行為模式,在我看來乃唯以「繁殖」為真實目的。我還是一句話:人類逃不出生物學的定律;而生物學的定律,乃種族的繁愆比個人的生死,比個人的安樂更重要。所以人類的愛情,說白一點,也不過「傳宗接代」而已!

關於這一點,古人反看得比現代人清楚。何以「男大當婚,女大當嫁」呢?因為「不孝有三,無後為大」─如果不能繁殖後代,便是不孝;不只對家族的不孝,也是對種族的不孝。所以婚姻,不只是兩個人的事而已,而且是有關家族.種族的百年大計,故豈可不慎耶?
有人聽到這裡,也許將反問:「如果像你所說:一切愛情,乃以繁殖為真實目的,那還不簡單!何不像動物一般,碰著了,看上了,便牽手到一邊作愛去?何必有婚姻的牽絆?如此大家豈不都痛快些?」其實在佛教中,提到人間的淨土:北俱盧州,也有類似的說法。

但是在現實人間中,欲繁殖後代,不只是交媾.生殖而已;其又牽涉到撫養的問題。而且有關撫養的需要,事實上才是更艱鉅、更長遠的工程。於是為了撫養的必要,乃有婚姻制度的創作。這我還是先從生物學的實例講起:
如低等生物者,在繁殖的策略上:乃以量取勝。故上下兩代間,竟無撫養關係。譬如青蛙下蛋,我們在農村長大的孩子,都知道:青蛙交配完就下蛋,而且一下蛋就是一大陀。又不只下一次蛋,這邊下完那邊再下,共下多少蛋呢?成千上萬一定有的。但下完蛋後,既公的跑掉了,也母的不見了。所以大部份的蛋,都被其他動物當點心去也。唯有極少數的蛋,能孵化成小蝌蚪。

且小蝌蚪一出生,就得一切靠自己。這時,牠的雙親是誰?現在那裡呢?根本不得而知。於是以無雙親照料故,小蝌蚪實際上能長成青蛙的,更是千分之一.萬分之一。但因最初下蛋,就下得很多;所以還能維持種族的延續與生態的平衡。這是低等動物,因為沒有撫養的需要,所以也沒有配偶關係─交尾後,便各奔前程。
如是更高級一點的動物,像鳥類好了。鳥類下蛋便不可能像青蛙一樣,下成千上萬的蛋。所以在繁殖的策略上,便不可能再用以量取勝也。

下面我們且以「母雞帶小雞」為例說明:母雞一季生蛋,能生多少蛋呢?大概二十個。且蛋生了,還得孵育一段時間;小雞才能破殼而出。而小雞即使出生了,還沒辦法自己找尋食物吃;故得母雞帶小雞,直把牠帶大能夠自己覓食,才許脫隊獨行。於是因為要母雞帶小雞,故不可能一次撫養很多小雞。又小雞的撫養期也不短,從出生到能夠完全獨立,大概要好幾個月。所以在上下兩代間,還有撫養關係。但這乃單親撫養而已─只聽說有母雞帶小雞,沒聽說有公雞帶小雞的。公雞在交配後,便不管了。所以比低等動物略高一點者,便形成單親撫養的型態。
其次,有一種魚類,名為"單彩鯛"者很奇異。當雌雄交配,下完卵後。母魚就把魚卵,吸含在嘴巴裡;因此小魚是在嘴巴裡孵化的。於是因為在嘴巴裡孵化,成功率就高了許多─正孵化的卵就不會被其他魚類吃掉。但是這孵化期間,母魚就不得再進食。

甚至當小魚碰到危險─覓食的敵人來了,牠的母親就即時把嘴巴張開,而小魚們便馬上再鑽回媽媽的嘴巴裡,以避劫難。難而母魚的嘴巴能有多大呢?當然不能太大。於是能撫養的子嗣就很有限,尤其當小魚慢慢長大,便不可能再鑽回母親的懷抱裡。
然而對更高級的動物而言,只靠單親撫養乃太吃力了,所以不得不演化為雙親撫養。譬如有些鳥類,就是靠雙親撫養的;母鳥在巢裡顧家,而公鳥出去覓食。一直到小鳥們都能飛了,都能自己覓食並保謢自己,這雙親撫養的關係才告一段落。而更高級的哺乳類,像獅子、老虎,大概都是靠雙親撫養的。至於人類,那就更不用說了。

所以一切生物的情,乃以繁殖為真實目的。而欲繁殖,不只是交配便了;因為還有更艱鉅的撫養工作待其完成。於是為了撫養的需要而延續了雙親的配偶關係,這尤其發生在必須靠雙親撫養的生物中。
以上結論,各位再回頭想想,是不是這個樣子。於是既因撫養的需要,才延續配偶的關係;故若撫養的工作告一段落,則配偶們又不免勞燕分飛,各奔東西去也。如鴛鴦,中國人自古以為鴛鴦乃意篤情深.永不分離。然而據現代生物學家更仔細觀察後,卻發現鴛鴦,只有在繁殖.撫養的季節,關係才特別密切。而當下一代能夠完全獨立後,彼此乃勞燕分飛,各奔前途去也。

又很多候鳥更是如此,候鳥在夏天時,乃北移求偶而交配繁殖。當孵化了下一代後,便雌雄共同照顧,以把小鳥撫養到能夠飛,能夠自己覓食的程度。而待秋天來臨時,小鳥已能完全獨立。於是當南移時,便各飛各的─這個家族已經解散了。以上各位如有興趣,應可在生物學上找到更多佐證的資料。

所以因為撫養的需要,而延續配偶的關係。但若撫養期很短,則雖短時間形成配偶關係;但就長時間而言,還不成固定配偶的模式。
下面我們可料定:如果撫養期長過交尾期,那配偶的關係將被固定下來─這是我想當然爾,相信在生物學上,應可找到相當多的證據。因為所有的動物,除人之外,一年都有一次的交配期,像鳥類、哺乳類等皆然。於是若撫養期超過一年者,則在下一個交配期已來臨時,前之撫養期還未終了。於是為了撫養的責任,牠們的關係就必須被一再地維持下去。所以當任一生物的撫養期超過一年者,便將形成固定的配偶關係。

所以配偶關係被固定下來者,都是比較高級的哺乳類動物。因為愈高級的動物,撫養期乃必愈久也。以上乃從生物學的現象,來審視配偶關係。當然我不是生物學的專家,故所舉的例子,可能略有瑕疵。但是這由低等動物,而至高等動物的撫養趨勢,乃是十分明顯的。
若從撫養關係來看人類,則人類的撫養期乃特別長;尤其越文明的國度,只更越長。以前大概十三、四歲,就可獨立去了;而現在公認:必大學畢業,尤其男孩子得服完兵役,父母的責任才算完了。這多久呢?至少二十年。以越文明的人類,撫養期也就越長;故對配偶的選擇,也就得越慎重。

所以講到這裡,我並沒有否定愛情與婚姻;它們還是有存在的必要,因為要找個人跟你合作二十年,這不是當非常慎重,非常明智去抉擇嗎?對於這一點,古人還是看得比現代人清楚:所謂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,甚至是府第關係;並非權威或迷信,而是謂當從全面考量而作更理智的抉擇。

而現代人因受西方「個人主義」的影響,遂認為愛情至上,一切為愛情而愛情。但是「何謂為愛情而愛情」呢?一個單獨的事物,其實是不存在的。因一切存在,必依托於緣起關係的網,才能襯托出它的存在,也才能展現得它的作用。故「為愛情而愛情」者,本質上還不出《中觀》所謂的「自性見」。
從前面講到這裡,我們的結論很明確:就是初為繁殖.撫養而需要把配偶關係固定下來;於是為固定配偶關係而創造出婚姻制度。其次,既演化為婚姻模式,故需更慎重去抉擇合作的對象。於是為尋找抉擇合作的對象,乃蛻化出「愛情的帷幕」。

可是這種說法,對自我中心的現代人而言,實在太委曲.太乏味.太不浪漫了。現代人喜歡「化被動為主動」,不是被祂決定的,而是我自己意願的。於是為滿足這種需要,便蛻化出:從「自我擴張」的動機,而追求愛情的意趣。

人類的動機,除維持個人的生存,延續種族的繁愆外,另有一種「自我擴張」的動機─從「有所得」中,來肯定自我生命的價值。從有所得的成就感,當然很多,如追求名、利、事、功之類;而愛情的追求也算其中。故攀得金龜婿或追求到一位如花似玉的名門閨秀,何不是另一種成就與超越呢?

何以現代人更習於從自我擴張的動機去看愛情呢?因為現代人自我中心的意識遠比古代人更凸顯.更頑固。所以種種有關愛情的迷霧,乃是從自我中心所產生出來的幻象,而這幻象其實是附屬於種族的需要,它只是透過另一個帷幕去完成它而已。
故若謂「因愛情而締結婚姻,因婚姻而生兒育女」者,其如關雲長夜走麥城,終不出輪迴的圈套。各位看過《三國演義》否?關雲長就是關公,本鎮守在荊州。因被吳國的呂蒙所騙,所以兵敗被困在麥城裡。有一天他出去巡狩,卻發現東西南面皆有重兵包圍,只有北方較缺;於是他決定半夜突圍。結果呢?

最初突圍相當順利,一路快馬奔騰;而到一半時,卻落入陷阱。為什麼唯北方,沒有重兵圍守呢?此乃呂蒙所設下的圈套,要讓他自投羅網也!所以各位知道,以關公蓋世的武功,最後卻是被活擒的;因為既掉入陷阱,關刀也使不上力,赤兔馬也沒得跑了,最後只死得更慘而已。

所以很多時候,費盡辛苦才找到的「生路」,可能就是仇家們預設的陷阱。同樣從自我擴張的動機裡去造作有為,去追求愛情,何嘗不是造化者預設的陷阱呢?於是不管是為繁殖而賣力,或為愛情而連姻,最後皆五十步笑百步,根本逃不出輪迴的圈套。
下面的問題,我只能問,而沒辦法回答。如生物界中,生而又生,繁殖再繁殖,究竟有什麼意義呢?只因怕種族斷滅,所以須克盡一切辦法來繁殖;可是繁殖再繁殖,竟有什麼意義呢?昆蟲繁殖了,還是昆蟲,猴子繁殖後,還是猴子。這世世代代的辛苦繁殖,曾有什麼終究的目的嗎?

古人曰:天之大德,曰生。順天行道故,繁殖再繁殖。現代生物學也許會說:單靠少數生物,比較沒辦法維持生態的平衡;故繁愆越多種生物,越容易維持平衡。但是不平衡,又怎樣呢?如古生物學中的恐龍早已滅種了,而所餘的這個世界是平衡,還是不平衡呢?大概就沒有人能回答了。

所以如再問:那人類的繁殖再繁殖,就有意義嗎?不只沒有人能回答,其或將引起公憤也。這就像神教都說:神造萬物。於是很多人不得不唾罵耶和華:你為什麼閒來無事,卻造我們來受苦受難;然後再派耶穌,來救我們呢?你都不造,不就無事嗎?或者一次,就造完美一點,不就得了嗎?

人類有沒有必要:繁殖再繁殖?對這問題,既非我所能回答,也非神所能回答。
但是有一點,我們卻都可確認:乃是就生態而言,人類早已繁殖過度,而造成生態的不平衡。當今人口早超出六十億,於是因為人口太多,一方面必造成人類間的惡性競爭,二方面也必造成生態的破壞。現代人一直致力於環境保謢,但環保的問題從那裡來呢?如追根就底,不只是從工業發展而來,而是從人類繁殖過度而來!

因為工業為什麼得發展呢?只為人口實在太多了,如不用工業的方法,就沒辦法養活這麼多人。譬如房子,為何越建越高呢?因為地狹人稠,故只有往上發展。於是就建築技術而言,以為進化;但就居住品質而言,仍只是退化。而退化的主因,乃人類繁殖過度而已!

所以即使如前面所說「情就生物學的動機而言,乃繁殖後代而已」。而繁殖後代,對當今的人類來講,反沒有那麼迫切。當然我不能說:全然不需要。在我還未參透之前,我是不能這麼說的;但形勢上,至少沒有這麼迫切。

所以我們很慶幸生在這個時代,可有更多選擇的空間。什麼空間呢?你可以繼續繁殖,也可以不繁殖─還是得有人去繁殖,但也不能每人都去繁殖。如果選擇不繁殖的話,可以結婚,也可以不結婚─結婚而不生殖。甚至,如果選擇不結婚的話,可以擇偶而有愛情,也可以保持為單身貴族。

如放眼冷靜地來觀察目前的社會現象,不管人類自覺或不自覺,大致上社會已成為這個樣子:只很少人以繁殖的觀點,來看待愛情的問題;也有些人因迷惑於愛情神話,而步上地毯的另一端。有的人雖結婚,但不生兒育女;也有的人根本就不結婚。表面上似各有各抉擇的善巧;但總括起來,卻不出因「人類過度繁殖」後的平衡反應─自然會有一些人不想結婚,不想生兒育女。

所以如從繁殖和撫養的角度,來看人類的婚姻;至少在目前的時代,我們可有更多選擇的空間。但是有一點,卻不得不將就也:既生育之後,不能不善盡撫養的責任。這既是生物學上的定律,也是人倫社會的公約。所以對於生育與否?當慎思而行,莫致有悔!以上是對還未結婚的人講的。
其次,對已結婚者。若還沒有後代,仍可決定離合!也就是如兩個人覺得不好玩了,可以隨時離婚。這是我的觀點,而所謂「無後代」,不只還沒生下來,最好根本還未懷孕。

雖古來的觀念,都以「既結婚了,當勸合不勸離」,尤其不能挑撥離間,惡意分化而使他們離開。但那是在以繁殖為重的古代社會,才當如此。至於這個時代,則不然。所以我認為:如未有後代,應還有轉擇的空間;故可離婚。

再次,對於已懷孕,尤其已有子女者,當以撫養為重而勿輕舉妄動也。這時雙親要有共識:當下,他們的共同任務,乃「盡心盡力,不僅把小孩撫養長大,而且教育成材。」於是這時候,乃不得輕易離婚。因為若真離婚,最大的損傷乃下一代爾。

既人類是以「雙親撫養」的典型,於是為了善盡撫養的責任,必致力於使婚姻狀態穩固下來。所以既不得背棄婚姻的誓盟而離婚,也不能有婚外情。
當今的社會,婚外情不只普遍,簡直到處泛濫。然婚外情,從何而有呢?當然社會狀態的變遷,雖也是原因之一;但「迷惑於愛情神話,而不識時務者」才是更根本的心結。

所謂「不識時務」者,既結婚且有孩子了;當以撫養為重,而不再沈迷於愛情的遊戲中。愛情本來就是騙人的,然既不是你騙他,也不是他騙你,而是造化弄人,騙你們來達成繁殖的目的而已!故一個人如結婚了,尤其已完成愛情的使命─撫養下一代,他飛揚的意氣也將成為昨日黃花。因此有子女者,當不再沈迷於愛情神話才是。但是當今「愛情的神話」已被眩染過度,故只結婚一次還未必能覺醒。

所以為什麼會有婚外情呢?因為他原本對愛情抱持著太多美好的幻想,但結婚後卻全然不是。於是他不只未懷疑原本的想法錯了,卻認定配偶不合;故得趕快再去找另一個對象,以證明他原本的想法沒有錯。這是迷惑於愛情神話,而執迷不悟的典型;被騙一次不夠,還想被騙第二次.第三次。這種人不是太可憐了嗎?外國人很奇怪,有的結婚不只一次.兩次,甚至五次、六次,都老得快踏進棺材裡了,還在鬧結婚笑話!真是渾到底了,若太自我中心,怎搞得清楚呢?

然若夫妻之間,竟一方有婚外情了;則另方當如何處置呢?我認為:也不是當站在「愛情至上」的觀點而痛責對方,必小題大作而搞得雞飛狗跳,一定要鬧到家庭破裂才肯罷休。表面上,用這樣的處理方式好像對愛情很忠貞,其實也不過中愛情神話的毒而已!所以對有婚外情者,不是當用愛情的角度去勸他,回頭是岸;而是當曉以大義─即善盡撫養的責任。所以這時候,倒應「勸合而不勸離」。即使不再沈迷於愛情的遊戲,也當看在孩子的面上,而維持原來的關係。以上是對已婚者的奉告。
下面再論夫妻相處之道。以東西方人對婚姻的觀念很不一樣,如中國古代,若結婚者即奉「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」,似無戀愛的過程。然他們所重視者,是婚後的節義─所謂節義,乃彼此間的責任也。故若謂愛情,他們的愛情反是從結婚後才開始的。當然這不是最理想的模式。

而西方,卻執迷於婚前的戀愛。於是談情說愛時,甜甜蜜蜜.轟轟烈烈。而結婚後,卻苦苦悽悽.冷冷漠漠。所以有人道「結婚是戀愛的墳墓」或「因誤解而結合,為了解而分開」。當然這仍是不理想的。

故綜合東西方的優點,乃最好婚前能夠透過更多的認識、了解,以作為抉擇的參考。而結婚之後,彼此乃以責任義務來調適.維繫。所以夫妻相處之道,當既有西方的愛情,又有東方的節義。情較感性,雖舒宜但不堅固。義較理性,雖不貼切但可長久。

所謂既有情,又有義,情義還非各自獨立者。我們不是常謂有「道情」和「道義」嗎?故若共修其道,則能連結道情與道義也。然何謂「道」呢?廣義的道,乃包括:興趣、嗜好、工作與責任。以若夫妻間能有更多的交集,則他們的關係必會更和諧。譬如說若都喜歡文學,喜歡登山、音樂等。既生活的面交集越多,就越容易協調。或者兩個人都從事同樣的工作,也會更貼切。同樣如負共同的責任,對夫妻間的默契都能增長。

事實上,夫妻間本就有一種共同的工作與責任,就是撫養下一代。故當從撫養的責任裡,去維繫彼此的關係,去培養彼此的默契。當然如能有更有共同的興趣、嗜好,則更好。既要共同生活那麼多年,則多花一點時間心力去部署經營,總是應該的。
以上夫妻關係,應維持多久呢?有人說:不是當白頭偕老,才圓滿嗎?從人間的倫理來看,確當如此。但是若從生物學看來,卻另有洞天。我前面再三提到「繁殖與撫養,乃是愛情所負的使命」。故待孩子已撫養成人,則夫妻的連結關係,便可稍鬆緩些。我們前面不是說過:如小鴛鴦已能獨立,則雙親即各分東西去也。

於是就現代人而言,所謂將小孩撫養長大,至少是大學畢業或當完兵。而此時的父母,大概也五十歲了。於是這階段,不只孩子已長大,不必再那麼操心.緊迫盯人。且經濟上,也應比較穩定了,不必再披星戴月,奔波勞累。故這時候,即所謂的「第二春」─可安心發展個人的興趣與嗜好。因為最初,或為撫養孩子,或為牽就經濟的因素,有時候不得不作蠻大的讓步和犧牲。本來有的興趣與嗜好,只好束之高閣而不能任君翱翔。而現在既小孩子長大了,又經濟穩定已,便可去發展自己的興趣與嗜好。這就西方的心理學,乃說是「自我實現」也。

這時,夫妻雙方的興趣.嗜好,是否仍一樣呢?如仍一樣,當然最好。然有時候,雖當初是經過千挑萬選;誰知道經過二三十年後的物換星移,想法卻南轅北轍了。這時候,如夫妻的趨向不一樣。我覺得:應彼此尊重,並允許有更大的彈性空間。不能老是唸著當同進同出。

因為同進同出的階段早已過去了,如果對方的選擇跟我不同,則既尊重自己,也接納對方,而各自發展去。或問:這時候,當離婚或不離婚呢?答:其實,這時候離婚與不離婚,倒沒有太大的差別了。我的意思是:既沒有太大的差別,何必多此一舉呢?

歷來,我曾處理過夫妻不和的問題。我皆既不勸合,也不勸離。而是奉告:當給彼此更大的空間。這樣既不必牽就自己,也不會壓迫對方。事實上,經過如此處理之後,情況都改善多了。

以大部份人都比較極端:要合,就要黏在一起,同進同出。不然,就乾脆一刀兩斷,各分東西算了。而不知道從合離的兩端間,去調適出另一片空間來。這一方面是心態的偏端,二方面也是見識的不足。
前雖說:若孩子長大了,可以發展自己的興趣與嗜好。這還是從世間法說的,如更從佛法來看,有什麼興趣與嗜好,也不過是關雲長夜走麥城,跳脫不出輪迴的圈套而已。因為不管什麼興趣.嗜好,甚至使命.行願也吧!我的看法皆是「換湯不換藥」,徒造輪迴的業而已!故如孩子已經長大了,還是趕快學佛參禪、了脫生死,比較實在吧!以上是對已結婚,已有兒女者講的。

當然如能更早識破愛情、婚姻的迷霧,而直接修行;不是更袒然嗎?何必繞了一個大圈子,沾染了一身泥巴,才回到原點呢?若當初即看破.放下,不是更清爽嗎?以上乃對未婚者說。

總之,因為人類繁殖過度,所以現代人乃有更大的選擇空間;而我們更當利用這樣的因緣,以修道了生死。否則,錯過了這番因緣,他日欲回首時,卻已千山萬水,欲說還休。好!這題目,今天就講到這裡為止。下次有時間的話,再論廣義的情,即分別心。
果煜法師文集 / 力挽狂瀾 / 問世間情是何物之一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上一篇   |   下一篇